您的位置: 绵阳资讯网 > 时尚

神血焚天 第123章 梦狂逃遁

发布时间:2019-10-12 19:53:23

神血焚天 第123章 梦狂逃遁

尘风和梦狂,两人都是傲气凌云之人。

奇怪的是,这样的两人却惺惺相惜,但又偏偏都想要对方的命。

既生风,何生梦?

尘风和梦狂都绝对不允许有和自己一样逆天的存在苟存于世。

而就在梦狂力以赴,身体一分为若干,其他人为尘风捏一把汗的时候。

尘风却是笑了。

“梦狂,你这一招很强,但是可惜你遇上的是我。”尘风嘴角扬起一丝邪异的笑容,反倒是轻松了下来。

下一刻,尘风动了。

“魑魅魍魉,合手擒拿。”尘风左手一挥,打神鞭再次出动。

打神鞭仿佛有生命的一样,在尘风的手上如臂挥使。

“不好!”梦狂惊叫一声。

可惜已经迟了。

尘风的的打神鞭已经如同一条绳索一样,瞬间把梦狂的好几个分身死死地缠绕在了一起。

乍一看,打神鞭上的梦狂分身,就好像是同在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梦狂的这一招“魔王千变”在战斗的时候一直都是往不利的。

十几个分身心神相通,默契配合,威力倍增。

可惜的是,他不了解尘风。

魔王千变或许在面对一般的对手的时候,百发百中。

但是尘风不一样,尘风手上有着打神鞭。

梦狂的身体一分为若干,修为实力也一分为若干,单个分身的反应上和实力上都有所下降。

尘风的打神鞭顿时死死地束缚住了好几个分身。

打神鞭可是神器,它虽然还法爆发出神器的威力来,但是梦狂的分身想要挣断打神鞭,那是痴人说梦。

“血蟒洞天。”早有准备的尘风哪里会给梦狂的其他分身上前拯救的机会?

早在打神鞭出动的瞬间,尘风就已经爆发出血蟒洞天的兽技来了。

“轰!”血蟒乱舞,被束缚住的那五六尊分身顿时被手臂大小的血蟒在身上捅了几个血窟窿。

“嘭!”

被束缚住的梦狂的分身顿时爆炸开来,连爆发出来的强大魔气都被打神鞭吞噬一空。

“噗!”

瞬间被毁了五六尊分身,梦狂的合击之术还没来得及施展,便是土崩瓦解。

剩余的分身急忙合并一处。

不过,再次出现的梦狂魔气淡薄,受伤已经不轻。

一口绿色的血液已经从梦狂的咽喉里喷涌了出来。

“该死,你那是什么武器?还有你的兽技怎么会如此怪异?”梦狂眼睛里的瞳孔一缩,心有余悸。

“棋错一着,满盘皆输,梦狂

,认命吧!”尘风没有回答。

回应梦狂的乃是尘风的穷追猛打。

尘风手中的打神鞭如同怒海狂龙,对着梦狂就是一顿狂抽。

饶是以梦狂的强大身体,都法抵挡打神鞭的抽打。

每一次躲闪不及,打神鞭打在身上,都是皮开肉绽。

令梦狂感觉到震骇的是。

打神鞭打在身上,不只是身体受伤,就连灵魂都有着一种被打散的感觉。

梦狂并不知道,他幸好是魔人,灵魂力量并不强大。

灵魂力量越强,打神鞭的危害就愈大。

梦狂的灵魂力量若是再强上一丝,在打神鞭之下,他只怕不需几下就要被打得魂飞魄散。

但,绕是这样,梦狂也绝对不好受,每被打神鞭打一下,他就虚弱一分。

梦狂在水深火热之中,面人,甚至是隐逸却被再次震惊得以复加。

尘风居然把梦狂压着打?打得梦狂居然没有还手之力?

这……这真的是号称魔族千万年来天赋高的梦魔之子吗?

一般的洞天境强者都不见得就能把梦狂打得这般狼狈吧?

“啪!”

又是一鞭,梦狂终于是抵挡不住,倒飞了出去,此时的他是真的被打得皮开肉绽,身上就要没有一块是好肉。

“尘风,今天算你运气好,此仇来日必抱。”梦狂憋屈地怒吼道。

从出生的那一刻起,梦狂就不知道什么叫做逃跑。

现在的他虽然只是魔将(涅槃境)修为,但是就算对上一般的魔君(洞天境)都不见得会这般一败涂地。

而尘风的不过是换血境后期,修为比他低了不止一个层次,他居然还败得这般彻底。

这种尊严上的挫败感,将永远是梦狂人生中不可抹去的污点。

但是,纵使梦狂心中百般不甘,但是他也明白,大势已去,此时不跑,命都不保。

梦狂已经心生退意。

“在我手上,还从没有人能真正跑掉。”尘风怒喝一声,乘胜追击,脚下一错,尘风发动了神出鬼没的神通来。

尘风绝对不会允许梦狂这样的危险敌人留在这个世界上。

虽然今天尘风的底牌已经暴露得不少了。

可是,只要能杀了梦狂,暴露得再多,尘风也心甘情愿。

“不好!”看到尘风的身体居然瞬间在原地消失,梦狂本能地感觉到强烈的危机感。

常年在生死线上游走的梦狂,敏锐地感应到身后如芒在背。

几乎是想都没想,梦狂踏前一步,喝道:“我要走,也还没有谁能留下我,魔王遁。”

尘风才刚刚在梦狂的身后出现。

梦狂居然就在尘风的眼皮子底下,化作一团魔气,他的身体就隐藏在那一团魔气之中。

如同袅袅轻烟,流星般直奔天际。

“可恶。”尘风睚眦具裂:“灭神指。”

尘风想都没想,对着那速飞逝的魔气就是一指点出。

“啊!”

一声惨叫从那一团包裹着梦狂的魔气之中传出,撕心裂肺。

紧接着,魔气一阵震荡,稀薄了很多,梦狂的身体已经在魔气中依稀可见。

不过,飞逝的势头不止,梦狂很便是消失得干干净净。

只有他那阴毒的咆哮声还在天际回荡:

“尘风,等着,虚界若有再见之日,便是你灭亡之时。”

“该死,终究还是被他逃了。”尘风愤愤地喝道。

尘风知道,和梦狂的仇恨是结下了,终将法化解。

今天这么好的机会居然拿不下梦狂,以后若是再遇到,鹿死谁手还真是不可知。

今天若不是打神鞭破去梦狂的合击之术,尘风也断然不可能一直压制着他。

正如尘风所说的那样,梦狂只是棋错一着,否则,今天这一场恶战是绝对不了的。

以后若是真的还能再见,尘风也没有把握真的能拿下他。

“呼!”良久,尘风这才呼出一口浊气:“算了,以后还能不能再见还两说呢!”

“哇!风哥,我真是太崇拜你了,你居然真的以一己之力,力败梦狂啊!这要是传回去,梦狂只怕再也没脸见人了。哈哈哈!”

此时隐逸也终于是从巨大的震惊之中回过神来,他蹦跳到尘风的身边,一脸崇拜地说道。

那神情,好像打败梦狂的人是他一样。

“哼!你就笑吧!有你哭的时候。这里只有你和梦狂来自同一个世界,要传回去也是你传。”尘风没好气地对隐逸说道:

“这一次试炼结束,恐怕你一回去,立刻就要遭到梦狂的追杀。”

“呃!我怎么忘了这茬?”隐逸大惊。

不过他的脸就好像女人的脸一样,说变就变,很就冷静下来,所谓地说道:“不过没事,我的家族一定会有人来接我,梦狂还不敢动我。”

尘风白了隐逸一眼,就知道这小子的身份不简单,既然他的安没问题,尘风也就不担心了。

尘风看向依然震惊的面人,拱手说道:“师姐,我们真是有缘啊!在这都能遇到。”

p:三到,晚上十点前还有两。求谅解,也求票票~收藏~

遵义治疗牛皮癣医院
惠州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厦门哪家医院治牛皮癣
遵义治牛皮鲜好的医院
惠州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