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绵阳资讯网 > 时尚

送葬诗歌 第四百零一章 背水

发布时间:2019-10-12 19:03:50

送葬诗歌 第四百零一章 背水

;这已经不能称之为战斗了,莉琪一刻不停的输出了魔力,为了在如同暴雨般不断坠落的魔力球之中保护赫米亚与卡尔罗塔。

那些闪耀着暧昧微光的弹丸不断回转着,分开从不同的角度描绘出变化的角度,一刻不停的射向站在一起的三人。高密度的魔弹还在以驱使他们的人为中心不断增加着,最后逐渐整合成了一个漩涡

紫黑色的电光交织在了一起,不断发出刺耳的低鸣声,仿佛要搅动起天空血红的云层化作冲天的龙卷。在这不断回转的涡流之中,满天的魔力弹纠缠在一起,犹如弹幕一般向地下渺小的目标倾泻而下。

“该死......这个数量......”

莉琪张开双手释放出苍白的魔力,除了展开数层防护用的屏障之外,也将那密密麻麻的弹幕在半空中引爆。魔力之间直接的对抗,两股强大的力量于正面直接冲突,一片狼藉的广场中瞬间卷起暴风的奔流。

他们以三敌一都未能在那个法术士的手下占得优势,现在在他暴风骤雨的攻势之下只能苦苦支撑。而就在这时,几枚被打散的魔弹在远处集结到了一起,化作漆黑的刀刃向莉琪身后的赫米亚袭来。

毫无疑问,对方是想要趁着莉琪全力阻挡上方的攻势时狙击疲惫不堪的赫米亚,削减他们的力量。那些暗色的魔力比接连不断的弹药更加危险,光是看到纠缠在一起的紫黑色电光便让人不愿意触碰。

只不过赫米亚很快就反应过来,她一眼就看出那些“刀刃”的目标是自己,立刻便采取了应急反应。那盘踞在地上的赤红色蛇身迅捷的跃向后方,同时朝飞向自己的攻击抛出两只装满液体的试管。

刹那间,只听到“锵啷――”的一声,它们便在漆黑刀刃的面前碎开了。散碎的玻璃块顷刻间便被吞没,缠绕着紫黑色雷光的魔力刀刃撞上了四处飞溅的液体,冒出了一阵难以察觉的黯淡闪光。

不过它们的行动方向却偏离了原本的轨迹,瞄准了赫米亚身体的攻击被试管中那些液体弹开了。带着撕开空气的回声。它们以毫厘之差划过了莉琪临时设下的屏障,命中远处已经崩毁的金属柱。

嗡――

令人牙酸的声音刹那间充斥了三人的耳朵,刺耳的金属音几乎要让精神最坚固的人都失去行动的能力。随着那支金属柱被汹涌的魔力直接轰成碎片,充斥在周围的狂暴力量似乎也遭到了震撼。

“你们确实让我感到意外。”塞因.德谟克拉微微一笑。他的声音也在魔力弹幕的轰炸中忽远忽近,“虽然你们的血液并没有什么价值,但是表现的能力却远远超过了我原本考虑的范围。”

漆黑的疾风一闪而过,半跪在地上的莉琪身边忽然出现了包裹着电光的人影。那个法术士几乎以瞬移一般的速度出现在了她眼前,下一刻。缠绕着紫黑色雷电的手臂毫不留情的伸向了她的咽喉。

难以置信的移动速度,还在抵抗上方攻击的莉琪几乎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敌人已经越过了防壁袭向自己。

趁着她短短一瞬间的失神,塞因.德谟克拉的手臂便以不可能的角度将那虚无缥缈的灵体紧紧的束缚了起来,使她没有办法自由行动。随即,从那已经化作怪异形状的手臂之上,数十道漆黑的雷光犹如活动的锁链,刹那间便缠上了以灵体状态存在的身体,不断侵蚀着构筑莉琪身体的魔力。

“啊啊......啊啊啊......”

就算以灵体状态存在,但是莉琪的身体却无法对抗不断传入身体中的侵蚀性魔力。只能发出无力的悲鸣。相互纠缠的魔力爆发出好几次细碎的小爆炸,不断的对抗让她苍白的身体正失去完整的组织。

组成身体的魔力被破坏,这对虚体生物来说几乎是致命的状态,因为这会让他们的身体直接面临瓦解的结局。然而这对强行利用法术让灵魂冲出身体的莉琪而言,却只会让他失去一段时间的行动力。

“该死,你这个混蛋!”

卡尔罗塔怒骂着朝塞因.德谟克拉冲过来,高举的双手中顿时闪现出还在持续成长的耀眼光辉。为了同伴,在行动中没有丝毫迟疑,高扬的怒火让他在眨眼之间便冲到了法术士的身体旁边。

庞大的身体压向了敌人,他的手掌将法术士抓住莉琪的手腕方向抓住。同时以自身为镣铐封住了对方的行动。表面看上去就像他“亲密”的抱上了对方,然而那粗壮的臂膀却足以将一个大活人绞杀。

但是......

“可笑至极――”

法术士冷漠的笑了起来,背对着束缚自己的古力纽斯说道:“强壮的躯干?古力纽斯种对魔力的理解不过如此,虽然你们一族的血脉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但却对如何让利用魔力的艺术一窍不通。”

还抓着莉琪灵体的塞因.德谟克拉用另一只手抓住了卡尔罗塔的面门,然后在零距离之下射出了大量的雷光。毫无衰减的魔力直接命中了古力纽斯,然而却并没能加他击杀,纯粹的魔力似乎被他粗糙的皮肤挡下了。

尽管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卡尔罗塔还是被大量魔力的正面直击轰得头晕目眩。趁着他的力量无法维持,法术士摆脱了束缚。反而抓起他庞大的身体丢了出去......撞上了还想援助他们的赫米亚。

看了一眼撞在一起的赫米亚与卡尔罗塔,他再一次将视线转移到莉琪的身上:“确实,我不得不说你比你的兄长要来得聪明,莉琪.莱恩斯特。没有血肉的灵体确实不会受到我的力量影响,然而也无法让你获得流淌在‘乌鸦’之血中的力量,你可以自豪的魔力在现在毫无一点作用。”

他将莉琪举了起来,任凭她逐渐变得黯淡的身体在自己手中挣扎着,却没办法挣脱电光锁链的束缚。他的眼神中透露出了一丝可惜,然而这或许只是因为他没有办法从莉琪的身体中获得她的血液。

魔力的护盾已经无法继续维持,而上方如雨点般坠落的弹丸也再度回归了平静。血红色的云层之下,悬浮着成千上万颗拳头大小的魔力球,光是看到这一幕,便足以让绝大多数法术士望而却步。

恐怕不只是在场之人,就连整个中央广场区域,乃至卡特里斯城都要被那暴烈的魔力流轰成废墟了。而如果想要做到这一切,大概也只需要塞因.德谟克拉他的脑子轻轻动一个念头就可以。

“看啊――看这伟大的结构。”

塞因.德谟克拉强迫莉琪的脑袋向上看去,脸上浮现了一丝恍惚:“人类居然可以做到如此的伟业,你在今天之前可以想象到么?无数人为了它付出了生命的代价,而他们所做的一切最终会得到回报。”

无数古代文字在空中描绘出了繁复的魔方阵,它们此时已经布满了半片天空,而且还在以更大的趋势向着周围扩散。加入以这个数量的魔力轰下来,就算是设置了首都级别的防御魔方阵也无法阻挡。

然而在看似混乱的满天古代文字序列之中,却如塞因.德谟克拉所说的一样反应着某种不可思议的秩序,是一种自然魔力在人类意志引导下展现出来的崭新结构。如果不考虑做到这一切消耗了多少人类的生命的话,这确实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成就,并且会在人类的历史上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虽然......这个记录十有**是负面意义上的重要。

“我很想给你备一个特等席,让你看看由你兄长的血液完成重要一步的伟大魔方阵工程是如何运转的,然而你现在这个样子却有些不太合适。”他装模作样的说道,脸上透出了一股居高临下的优越感,“或许我应该先让你回到你的身体里,然后在真正意义的特等席上看看它会如何运转。”

判断到莉琪已经完全无力抵抗自己的力量,法术士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扭曲的笑容。不只是整条手臂,他的指尖也缠上了细密的魔力,并且一点点朝着莉琪的咽喉收束,几乎要将她勒死在手掌中。

构成莉琪身体的魔力逐渐瓦解,从根源处一点点开始变得支离破碎,很快她身体末梢的颜色便几乎完全消失了。如果任凭他再这样输出力量,那么大概只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这个虚体便会支离破碎。

“你这样抓着别人家的妹妹在这里自言自语个什么劲呐!”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远处的废墟之中忽然传出一个本不应该再次听见的声音,虽然听上去有气无力,然而却透露着坚定的意志。

察觉不妙的塞因.德谟克拉转过头去,一个积攒满力量的拳头已经出现在了他的眼前――并且直接命中了他的鼻子。瞬间加速的身躯让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便遭到了犹如铁锤一般的迎头一击。

在命中之处闪现的是苍白的魔力,看上去就仿佛爆炸一般,以压倒性的力量破坏了法术士体表缠绕的雷光。无论是用于护体的魔力护壁还是藏于其下的身躯,都被喷出的魔力撕开了好几道口子。未完待续。

...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能用医保吗
成都恒博医院挂号电话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看病如何
成都恒博医院下午几点开始挂号
昆明首康癫痫病医学研究院收费贵不贵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