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绵阳资讯网 > 游戏

冷傲总裁的医流高手 第59章 杀手上门!【下】

发布时间:2019-09-24 17:06:37

冷傲总裁的医流高手 第59章 杀手上门!【下】

别墅,凌暮雪坐在沙发上,眼眸中充满惊恐的看着坐在他对面,那个身穿外卖小哥制服,长相温文尔雅,非常帅气的男人。

今天对于凌暮雪绝对是难熬的一天。

自从跟叶开结束通话,听说叶开执意要向老爸索要户口页那一刻,她的心一直就没有平静。

各种患得患失,夹杂着后悔和怨愤,几乎快将她折磨疯了。

到了下班时间,那个平常下班一场准时的男人没有回家,她意识到事情可能无法挽回。

就在她彻底绝望的时候,老爸打来一通,带来一个惊人的好消息——今天早上,一位自称医生的年轻男人登门拜访。

这人明明是一个金发碧眼的洋鬼子,而且行医资格证上也表明他是耶鲁大学医学院毕业的博士生;可他看病用的偏偏是中医。

三根银针,一副汤药,竟然将凌老爷子的病情稳定住了。

据说爷爷当时就清醒了,还能说话了。只是身体十分虚弱,病情尚不稳定,需要进一步调养。

爷爷没事儿了,凌暮雪很高兴。而让凌暮雪更高兴的却是另一件事:叶开并没有给父亲打要户口页。

否则以父亲的火爆脾气,一定会对自己一番逼问。

他终究还是顾及爷爷的病情,选择了妥协!

那他会回家吗?应该会吧,他身上又没钱,不回家能去哪里?

一定是工作的事情耽误了,他一定会回来的。

这一刻,凌暮雪也不知道从哪来的自信,断定叶开一定会回家,只是早晚的问题

冷傲总裁的医流高手  第59章 杀手上门!【下】

另外,凌暮雪觉得应该给叶开准备一些好吃的——说是赔罪也好,说是庆祝爷爷病情好转也好,总之是要准备一下。

不过考虑时间有点晚了,凌暮雪选择呼叫外卖。

然后,当这个送外卖的男人破门而入,瞬间将她的好心情彻底击碎,还将她推向了死亡的边缘。

虽然这个自称桑杨沙的男人自从闯入那一刻并没有对她做过分的事情,只是将她的手脚绑住,扔在沙发上;但是凌暮雪却仍能清晰地感受到生命在受到威胁。

终于,桑杨沙打破了这令人心悸的沉默。

他从怀里取出,打开相册,调出一组照片,一张张给凌暮雪翻看。

照片中,一对年轻男女相拥,漫步街头,看起来很亲热的样子。

凌暮雪瞬间就认了出来,那个男人正是叶开!

类似的照片——不,应该说视频,她里也有。

结婚当天,她一气之下将叶开锁在门外,叶开却分分钟撩了一个妹,扬言要开房。

这个该死的混蛋,他该不会睡了那个惹不起的男人的女人,招致人家上门报复吧?

不过桑杨沙接下来的话,却打消了凌暮雪的怀疑,“这个女人,是我妹妹。她叫沙利叶,是我们杀手组织八大堕落天使之一。她虽然被组织除名,却跟我保持着密切联系。

数天前,她跟我最后一次联络,曾经谈过她的新任务——没错,就是干掉你,凌暮雪凌大总裁。她来了,却被这个男人带走了。然后死在距离这座别墅区五条街的荒废小巷。

这个男人是谁?是你的姘头?老公?他是怎么识破沙利叶又是怎么杀死她的——这些我通通不感兴趣。我只想你明白做哥哥的心情,我很生气。”

这番话就好像一道惊雷劈在凌暮雪脑中,回忆起当天叶开跟那女人相拥离去的情景——那个女人竟是个杀手?她是来杀自己的?却被叶开给杀掉了?

叶开为了保护自己,杀人?

原来叶开为了保护自己,不惜杀人!

但是这个混蛋,他为什么不说?他为自己付出这么多,为什么不说!

除了深深地疑惑不解,凌暮雪心中已经被感动填充。

一个为了保护老婆,不惜动手杀人的男人,这样的男人,只要是女人,都会为之动容。

桑杨沙冷哼一声,说道,“看你的表情,你好像还不知道这件事儿?呵呵,看不出来,你找的这个男人真的很细心,很为你着想——换成别的男人,英雄救美之后恨不得跟美女吹嘘三天三夜,挟恩图报各种索取……

但是这个男人,却什么都没说。要么是他觉得这一切是他应该做的,没必要说出来;要么就是他怕你担心不告诉你——又或者二者皆有。”

凌暮雪也很想向叶开求证这个问题,但是理智却告诉她,她可能没机会了。

桑杨沙得意一笑,接着说道,“他自以为做的很隐蔽,天衣无缝,却没想到我妹妹是开车来的,她的车子就停在别墅区外的停车场。车载监控刚好拍下他们结伴离去的画面。”

凌暮雪冷冷道,“你跟她失去联络,开始寻找,重点目标自然是我家附近。然后你找到了她的车,调出了车载监控。”

桑杨沙笑道,“聪明,不愧是做总裁的人。”

凌暮雪语气更冷,“她杀我天经地义,我反抗就是罪该万死——对吗?”

桑杨沙冷笑道,“你也可以这么理解。”

凌暮雪鄙夷道,“真是让我大开眼界呀——你们做杀手的都这么无耻,还是说只有你是个个例?”

桑杨沙脸色微微一变,很显然被这句话噎的不轻。

凌暮雪继续冷冷说道,“如果你是因为她任务失败来补刀,我或者可以理解。但你说报仇……”

凌暮雪旋即露出一副轻蔑鄙夷的神色,再也不发一言。

但必须承认,表情包有时候比语言更具备杀伤力。

有那么一瞬间,桑杨沙真想立刻干掉面前这女人,终结她那鄙夷不屑的嘲讽。

但旋即他就冷静下来,冷笑道,“凌暮雪,你不要逞口舌之利。不管你怎么说,今晚都是你们两人的死期。哦,对了,刚才我的同伴说,他已经等到叶开了——你放心,我的同伴下手有分寸,一定会给他留一口气,让他可以欣赏你被我蹂躏致死的酸爽场面。”

凌暮雪的表情未变,仍旧是冷艳傲人,但是心中已经是一阵恐惧,一阵悲凉。

她本身就是个有洁癖的女人,平常跟异性的正常接触都会让她心生反感,更何况要被一个陌生男人侮辱?而且他要当着叶开的面……

就在凌暮雪脑海中一片空白,不知所措的时候,别墅的门铃突然响了。

“一定是我兄弟得手了!凌暮雪,我好期待,尝尝征服一座冰山是什么滋味!”桑杨沙面带淫荡的微笑,淫邪的目光在凌暮雪身上扫过。

趴在门镜看了一眼,就看见卡麦儿那张令人讨厌的笑脸。

看笑容这么贱,一定是得手了!

长春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开封好的性病医院
铜陵好的治性病医院
成都医学院附属不孕不育医院专家讲座
北京熙仁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