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绵阳资讯网 > 娱乐

率性道医 O五八、答应

发布时间:2019-09-25 12:59:13

率性道医 O五八、答应

在板寸头后面的钟颖见成联庆让人揍盛青云,也没上前阻止,在她心里,盛青云同样的可恶,比蒋英俊好点不多,正好借成联庆这些人教训一番,当然她心里想的只是等盛青云被揍上一顿,不是要如成联庆所说的只留下一口气,在适当的时候她就会阻止的,出出气就算了,不会真的伤盛青云太重,这是她的想法,只是事情的发展会像她想的去发展吗?这肯定只是她的一厢情愿罢了。

一个板寸头当先站出来,迎面对着盛青云,其余的分开围住,防止盛青云逃跑,围住了却没动手,正对着盛青云的板寸头开口道:“你小子胆大,竟敢侮辱我们成哥,今天我们也不仗着人多欺负你,就让我来先教训教训你怎么做人!”

盛青云还是一副松松垮垮的模样,眼中的不屑更加明显:“废话这么多,看来也只是一只只会乱叫的狗,就你这样的别上来丢脸,你们还是一起来吧,我可没时间在这里陪你们玩,赶紧点!”

板寸头一下怒了,大喝道:“小杂种,还真的要找死!”喝声中人已跨步冲上去,拳头挥动,带着凌厉拳风奔盛青云脸颊就去,非常的凶狠,挨上这么一拳,一般人只怕当场就昏厥在地。

板寸头可比几天前盛青云遇见的那几个混混强多了,只是在盛青云眼里依旧没什么威胁,眼里不屑之色不减,将一只手反背身后,另一只手抬起,迅疾如电的在板寸头冲过来的拳头侧面一拍,就将板寸头拳头拍歪到一边,随即手掌不变,顺势反向板寸头脸上抽去。

“怕!”声音清脆响亮,板寸头根本躲避不了盛青云这一反抽,他的身手对付一下普通人绰绰有余,可是在盛青云面前比三岁小孩好不了多少,无论是反应力还是力量,完全不是一个层次,而且盛青云恨他出口乱骂,这一反抽力量可不小,半边牙齿基本被打掉了,人也被抽翻在地,当即昏厥,一张脸也迅速肿胀起来,任谁也认不出他原样。

这意想不到的变故顿时让成联庆、蒋英俊、其余板寸头和钟颖,以及边上几个看热闹的人惊呆了,这完全就像做戏一样,那个被抽昏了的板寸头在这六七个板寸头中算最厉害的一个,经常得成联庆指点,比成联庆是不如,比其他人可就强上不少,没想就这样一个仅次于成联庆的厉害人物,在盛青云手下走不过一招,被轻松抽翻了。而且一看那昏厥过去的猪头模样,这些还站着的板寸头可就心里直打鼓,若是直接上去,这昏厥的猪头是不是又得加上一个?这时候可不敢逞能充英雄了,与成联庆和蒋英俊的交情还没到付出那么大代价的时候。若是顺手教训一下小人物,做些顺水人情倒是可以,真要这样可能被打残的情况,还是离远些为好

率性道医  O五八、答应

其他人看没看出什么成联庆不知道,可在他眼里那可就大不一样了,这是一个真正的高手,也许就是传闻中的真正武者,作为曾经的某特种部队的一员优秀士兵,他接触过一些隐秘,知道有武者这样一个群体。若真是武者,那他还真对付不了,就算他有着一个优秀特种兵的身手,没有现代武器,也没有正面对付一个真正武者的能力。

看盛青云轻描淡写一般的抽飞板寸头,成联庆就知道自己上去也是找虐,这点眼光他还是有的,就是带来的一群人和他一起上去,也不会对盛青云造成多大威胁。

盛青云抽翻板寸头后,负手而立,淡淡的看着其他还围着他的板寸头道:“都叫你们一起上了,还要充狠,这回该一起来了吧!”

围着盛青云的板寸头一个看一个,没有谁想出手,反而纷纷转头看着成联庆,想等成联庆说话。

成联庆瞪了蒋英俊一眼,对着那几个围着盛青云的板寸头道:“带上刘虎,我们走!”说完不理其他人,转身就走,干净利落,狠话都不留一句。

几个围着盛青云的板寸头忽然觉得心里一松,赶紧几个人抬上地上的刘虎追着成联庆去了。

正发呆的蒋英俊一看成联庆带着板寸头们离开了,心里一慌,生怕盛青云找他算账,也一句话不说,赶紧灰溜溜的跑了。

一下子全跑了,让盛青云感觉有些郁闷,这可和书上说的不一样啊,怎么就话都不说全跑了呢?

有几个远远看热闹的见没热闹可看,也都各自散去了,还留下一个钟颖呆懵着,这可与她料想的完全不一样。

盛青云看着呆懵的钟颖,想了想,走到她前面,刚要说话,却见醒过来的钟颖如同受惊的小鹿,一下往后跳出,口里还惊慌的叫道:“你,你要做什么?”

盛青云摸摸鼻子,腼腆的笑笑:“对不起,刚才我对你说的那句话说得不对,我向你道歉!”

惊魂未定的钟颖惊疑的望着盛青云,猜测他是不是出什么毛病了,怎么一下子反过来向她道歉,半晌不见盛青云作出什么其他举动,这才试着问道:“你向我道歉?”

看着钟颖看惊疑的模样,盛青云顿觉脸上一热,有扭头就走的冲动,只是心中还有着一点坚持,自己确实不该说那句“你爹妈没教你什么是礼貌吗?”可以说她没礼貌,但不应该说她爹妈的,错了就是错了,该认错道歉。这应该就是盛青云这个山里孩子的单纯吧!

钟颖看着眼前的盛青云竟然脸红着向自己道歉,和刚才那面对成联庆一帮子人的时候完全的两个样,一想到盛青云居然脸红了,心情莫名的一下好起来,伸手摘下墨镜,脸上也居然绽放出炫丽的笑容:“我接受你的道歉,同时也向你道歉,我先前的态度不好!我叫钟颖,你呢?”还将一只白嫩的小手大方的伸出来。

盛青云脸上一囧,赶紧伸手轻轻握住那只白嫩小手,嫩滑温润的感觉让他不自禁的心中一荡:“我叫盛青云!”说完赶紧松开那只嫩滑小手,只余一点余韵在心底荡漾。

肆无忌惮的仔细看着这个有些腼腆的青年男子,钟颖忽然觉得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听他自我介绍说叫盛青云,忽然一道亮光闪过脑海:这不就是那个治愈了肝癌的医师吗?还想着是什么地方见过,不就是前几天的报纸上看到的吗?

知道了盛青云是谁后,钟颖心里闪过一个想法:说不定母亲的病他能治!

这一想法一出现,顿时如春天的杂草一般疯长起来,报纸对盛青云治愈癌症和调理病人身体的报道钟颖也看了,只是当时也不甚注意,只当是无聊的炒作,即便有医院和医学院的专家教授在场,也当是为了虚名打的广告。只是这会站在盛青云面前,看他腼腆的笑容,忽然就觉得那是真的。

这时钟颖如同一个粉丝见到自己的偶像,两眼放光:“你是盛青云,治好了肝癌患者的那个盛青云?”

盛青云有些不好意思的摸摸自己的头:“对,我只是侥幸而已!”

听盛青云亲口承认,钟颖双眼更亮了:“盛医师,我有个不情之请,希望您能答应!”这姑娘都用上敬语了。

“什么事你说,只要是我可以做,能做的事我会尽力!”保持着清醒的盛青云答应道……

金昌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金昌治疗输卵管堵塞费用
金昌治疗输卵管堵塞医院
金昌治疗阴道炎方法
金昌治疗阴道炎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