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绵阳资讯网 > 娱乐

红销香断有谁怜

发布时间:2019-09-13 05:25:41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小妖怪那一伙被送到少管所去了!”
行伍出身的政教处主任雷虎,声若洪钟,人未到声先到。由于激动和兴奋,声音变得很尖细,就像唱《青藏高原》最后那高音部分,把嗓子拉细得像根线也上不去的情形。
“是真的么?不是说年龄小了点么?”办公室一位娇小可爱的女老师问道。
那是他们没达到劳改的年龄,这次是把他们弄到少管所里面去呆呆,那里面的日子肯定好过!雷主任话里满是幸灾乐祸。
雷主任话音刚落,有巴掌声响起,有老师很是庆幸地说,这下好了,我们学校总算是能清静了。
雷主任得意地说,那几个娃娃,以为我奈不何他们,我早就说过,不把他几个娃娃弄进去,我雷字倒着写。
有老师向雷主任伸出大拇指,夸奖雷主任。
雷主任很受鼓励,一副意气风发的神态。这时,他斜睨了我一眼,我读懂了他那挑衅的眼光,那是一种胜利者的眼光。
秦老师,怎么样?我说这单小韦生来就是坐牢的料没错吧?雷主任明是在问我,其实他是在回击我,因为那次我送辍学的单小韦(“小妖怪”是后来大家给他取的绰号)重回学校来读时,雷主任说单小韦和社会上那批娃儿裹在一起,经常打架闹事,是学校劝其退学的,我们学校怎么也不会收的。
我说像雷主任这样把有问题的学生往社会推,这是毁了他们,使他们成为社会的负担。
雷主任说我枉自教了这么几十年的书,都还没教个明白,有个别学生不是教育就能教好的,他们天生就是坐牢的料,单小韦就是这样的人。
也不知是单小韦等得不耐烦还是听到我与雷主任争吵,他从走廊外走进了政教处办公室,正好听到雷主任说的这话。他用手指着雷主任说,雷老虎,你跟老子好好记住你说的话,老子跟你没完。
雷主任很是轻蔑地说,哟,你还真凶嘞!我看你一个虼蚤就能把铺盖给我掀翻了!
单小韦恨恨地盯了雷主任几眼,在他扭头要走时,对我说了句:“表叔,我走了!”然后就怒气冲冲地走了。
雷主任对我说,秦老师,这你都看到的,你说这些娃娃儿还能教育得好么?
我回了雷主任一句,没有教育不好的人。
雷主任知道我不满,就说,那好,我们就等着瞧。

单小韦的父亲跟我是姑表亲,单小韦的奶奶是我的小姑,按辈分他该喊我“表叔”。
我们这里有这么一种说法:一代亲,二代表,三代四代认不到。不过,我们两家小姑在世时,还是经常走动着的。
单小韦的父亲,也就是我的老表,七八岁时,不知怎么回事,背上多长出了一坨,成了“驼子”。从此“驼子”便成了他唯一的称谓,我喊他“驼老表”,他的书名,反倒没人能记得住的了。
驼了的驼老表身高在一米七以上,看着他走路,你会想起沙漠之舟骆驼。然而骆驼在沙漠是宝贝,而驼老表却恰恰相反,沦落为残疾人。
到了男大当婚的年龄,同龄人一个个成家立业,拖儿挈女,驼老表却像屋后虾子坡上的蒿草,成为被爱情遗忘的角色。
驼老表变得自暴自弃,那胡子也不刮了,任由它疯长,乱蓬蓬的像那棕树疙瘩。有人劝他把胡子刮了,他却说他这络腮胡跟马克思恩格斯一个样,话里的意思就是他也是伟人。大家就戏谑他,说他这是屁股上夹扫把——伟大(尾大)。
驼老表打有了这络腮胡,人显得很是老相,活像个老头儿,他坐公共汽车,竟然有年轻人给他让座。
自古说,姻缘天注定。看来这话有一定道理。
一天,我与妻子到派出所办事。派出所所长是我的学生,我们正在摆谈,有好心人把个流 送到派出所来了。这是个哑女,没办法知道她的情况,派出所把她当作是烫手的山芋。我爱人就对所长说,她要把这哑巴领去跟我那驼子老表做老婆,这样哑巴有个落脚的地方,也就不会乱跑的了。所长说,师娘您领去,我就放心了。
驼子老表在跟哑巴结婚后,就像变了一个人。如同俗话说的,吃血旺子屙黑屎,大变阵。胡子刮了,干活也有精神了。结婚一年多,生下一个儿子,就是单小韦。驼老表给儿子取小韦是有讲究的,那时他看了一部电视剧,里面有个主人公叫韦小宝的,他很是喜欢,他就想让他的儿子也能像韦小宝一样,所以取了这么个名儿。
这小韦长得挺机灵的,村子里的人都说驼子是弯竹子生直笋。
在小韦还不到一岁时,有一家在成都做药材生意的夫妻,结婚多年都没小孩,就想抱养这小韦,说是愿拿两三万元钱。驼老表不干。村子里的人都说驼子傻,这小韦娃儿抱给那家人,他今后也就过上好日子了,你们家有了这两三万元钱,那小日子也就好过得多了。再说,你还可以生,想生几个就生几个,搞计划生育的拿你驼子跟哑巴也没办法的。
驼老表却说村子里的那些人眼睛里就只认得钱,两三万块钱就把眼睛打瞎了。还说这钱有好大噢,它再大也没有我人大,我就是再穷也不卖自己的儿子。我要穷得新鲜,穷得硬走。村子里的人听了驼老表这番话,也就不好说什么了。
俗话说,穷人带娇娇。意思是贫穷的人家带小孩都带得很是娇气。驼老表就是这样的。他事事都依着小韦,不管对不对。像他带小韦到我家来耍,那小韦见了我家的一些小东小西就想要,驼老表不但不制止,反而还拿给小韦。对于这些小东西,我倒也不在乎,但我觉得驼老表这样做,无疑会把小韦给带坏的。因为小韦在拿这些东西时,从来不给大人说,偷偷地拿走了,这样就会养成了不好的品行。俗话说,小时偷针,长大偷金。我跟驼老表说,驼老表却以为是我对小韦拿了我家的东西不安逸,说我,你老表条件这么好,小韦娃儿拿这么些小东小西又有个啥子嘛!
我见驼老表误会了,就说,拿这点东西倒没什么,我是怕小韦娃儿学坏了。今后长大了,你想管恐怕都管不了了。
我这话,在驼老表看来,也许是小题大做,说拿你点东西就变坏了,那这社会上到处都怕是坏人了。
我见驼老表说不进油盐,心里也有些气愤,就说,难怪你们单家坝不出人,你们住在虾子坡下,那后人全都是些虾子。
驼老表笑了,说你老表挖苦人也不是这么个挖苦法。枉自你还是教书的,还相信封建迷信。
我没话说了,其实是我没法与驼老表沟通,但我在心里暗暗地为小韦担心。

一天,驼老表带着小韦到我家来了。这是我调到镇上教书来,他第一次跨我的门槛。
其实我们两家,自从小姑死后走动得就少了。这倒不是说我不认这个亲,而是隔得远了,我又不知道他家做什么事,我跟他说过,有事得通知我,我把我的电话号码写给了他,也不知是他掉了,还是不想打电话给我。我和妻子见驼老表来了,很热情地招呼他。
驼老表站在门外,显得很拘束。我当然知道他不习惯进屋脱鞋,就对他说,不用脱鞋,进来就是。
驼老表却说不进来了。然后就开门见山地说他是来请我去帮小韦报名的。我说,报名不用慌,先进来坐一下,喘口气嘛。我妻子也拿出糖和水果摆在茶几上,说驼老表,你还生分了嗦!连老表的门都不愿进了么?
驼老表只得进来坐了。
我一看那小韦,好像跟我到镇上来时差不多,我就开玩笑说,驼老表,你是不是没拿东西给小韦娃儿吃噢!怎么一点儿也没长呢?
驼老表嘿嘿地笑了,说老表你莫看他瘦壳壳的,吃东西厉害得很,就是不见长,也不晓得那些东西吃到哪去了。
我又看那小韦,头发留得很长很长,把耳朵全捂住了,而前面的头发连眼睛也遮住了。我很是不满,说驼老表,你怎么让他留这么长的头发,你是想让他留长点来盖你屋后那个山粪凼么?
驼老表听我这么数落他,咧开了大嘴,露出满口的黑牙,笑了笑说,他要留那么长,我有啥子办法?
我听了驼老表的话,又好气又好笑。我知道跟他多说无益,便给他和小韦说,这次去报了名,你就带他去把头发理了,那耳朵必须得露出来,学校是不允许留长发的,再说,把头发留这么长,别个还会以为二流子呢!
这回驼老表听我的话了,说是报了名回去就叫小韦剪。我想他之所以能听我的话,也许是他听我说学校不允许留长发。
我怕小韦不愿意剪,就对小韦说,小韦娃儿,你若是不剪,班主任就拿剪刀跟你剪,到时跟你剪倒来坑坑洼洼的,你就不要说不好看噢!
小韦这时说了句,表叔,我回去就剪。
我们去报名时,我妻子对驼老表说,驼老表,报了名回来吃中午饭哦!
驼老表说,表嫂儿,不用麻烦了,我跟小韦报了名就回去。
妻子说,这来都来了,不吃饭,你是瞧不起我们这些嗦!
驼老表笑了笑,说,表嫂儿说到哪去了!我们这些又穷又怂的,只有你们瞧不起我才差不多,哪有我瞧不起你们的?你看我这次来找老表儿,都是空脚撂手来的,连半斤水果都没买,哪还好意思吃你们的饭嘛?
驼老表,你说那些话就是见外的话了!我也不多说了,你要是还认我这个老表儿你就来,你要是不认这老表儿你就不来。妻子将驼老表的军道。
表嫂儿,你也太仁义了!好好好,我来就是了。驼老表被将住了,只得答应。

清明节,我回老家挂清。回来时,顺便到驼老表家去,想看看驼老表家情况怎么样。
哑巴见了我,亲热得要命,哇啦哇啦地比划着,还上来用手拉我,意思是请我到她家里去。
到了驼老表的家,我只站在门口就没进去了。我看见屋子里到处都是垃圾,散发着浓烈的臭味,这气味太难闻了,我本不想捂住鼻子的也不得不捂住。
我便叫驼老表把板凳抽到坝子里来。我就说驼老表,这哑巴不知道收拾,你应该收拾一下嘛,你看你那屋,简直当牛圈都当不到。
驼老表说他没时间,因为他包了好几个人的地方来做,这忙完了坡上晚上还得去打黄鳝,每晚上都要打到十二点过才回来。
村子里有来耍的听驼老表说后,说驼子一天到晚确实够累的,换个人来恐怕都累趴下了。
我说再累,这屋子还是该收拾才对的。
驼老表说,这样子好,连小偷都不得进我的屋。
正说着,小韦娃儿回来了。
我一见小韦,就问他学习怎么样了。
驼老表说,早就没读了!
我吃了一惊,忙问,怎么不读书了呢?是你不要他读,还是他自己不愿读?
驼老表说,是他自己不愿读。
我便说驼老表,他不愿读就不读了,他才多大,晓得个什么,你这当父亲的应该劝说他嘛!
劝过他多少回了,他就是不读,狗日的就跟那打人牛样,那牛脾气来了,任你那么说都不行。驼老表说。
他不读,是我来我就是把他捆都捆到学校去读。我盯着小韦娃儿说道。
有个村人说,驼子要是有你老表儿这样有杀气那又对啰!
我又问驼老表,那你晓不晓得他是因为什么原因不读了的呢?
他说他读不走。老师要撵他走,叫他到别的学校去读。驼老表答道。
我不大相信这话,就问驼老表,那你去问老师没有呢?
驼老表说他没时间也不好意思去问。然后带着赌气的语气说,他不读还好,还跟老子节约几个钱。
我知道驼老表是在说气话,就说,你说这些气话没用,关键是小韦娃儿这么点儿大,你放在家里能做个什么呢?出去打工都没哪个老板敢要的。
他们不要我要。我每天都带他出去打黄鳝,看读书好耍还是打黄鳝好耍。对驼老表这话,我总是不大相信,因为他那么迁就小韦,怎么能忍心让他去打黄鳝。
有个村人撇了撇嘴说,驼子,你都能让小韦娃儿去吃打黄鳝那个苦又对啰!然后那个村人对我说,秦老师,你不知道,我听说这小韦娃儿是被学校开除了的。
你放屁,他哪个敢开除老子!小韦对那村民说道。
小韦,你在说什么话?我阻止道。
那村民倒不在意,继续说,你在学校用刀子把人剟到了,有没有这个事?
我一听,就想起那件事来了。这件事在学校引起了较大的轰动。那时,学校老师都在谈论这件事,说是初一新生,有个娃儿在下了晚自习后,与班上耍得好的一个同学开玩笑,也不知怎么回事,他却拿出水果刀,在那同学腿上剟了一刀,把牛仔裤都划烂了,还划了好深的口子。在医院里缝了二十来针。大家都感叹说现在的学生不好教,脾气一来,什么都不顾了。没想到这娃儿却是小韦。
我不由问道,原来是你小子干的事啊!看不出你这点点儿大,却干出这样的事来了。
我想到把小韦这娃儿放在社会上,他自然会跟着社会上那些人滚,那就坏事了。最好的办法还是让他回到学校,不管怎么说,学校有老师管着,他再跳也跳不到好高的。
我便问小韦,你愿不愿意读书?你如果愿意,表叔可以跟说说情,让你继续读。
谢谢表叔,我不读!这时的小韦倒还有些礼貌的了。
你不读,那你是想跟社会上的那些人滚啰!我将他。
表叔,你放心,我才不会跟那些滚的呢!也不知单小韦说这话是真还是假。
我心想,你实在不愿读,我也没办法,这样我也免省去跟学校领导说好话。

驼老表买了辆三轮车。
谁知这三轮车他还没摸熟,他就连人连车带货物从村子前的新桥上跳到河里去了。他本来水性好,无奈被卡在了驾驶室里出不来,等把他拉起来时,整个人已硬梆梆了。
我和妻子听说驼老表出了车祸,忙赶回去为驼老表处理后事。

共 71 1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红销香断有谁怜?一个很沉重的故事。主人公的表弟是人们熟称的‘罗锅’和同为残疾人的哑女结为夫妇并生下小韦,一个大龄残疾人喜得贵子,欣喜之情可想而知,盲目溺爱致使小韦有了不少坏习气,古人云: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掌管学生存留生杀大权的雷主任偏偏容不下他,恰逢女主人丢了钱,自然小韦是嫌犯,女主人放弃了收养,加之小韦父亲过世,形成了四面楚歌,男主人的声援和精力,财力都太过单薄,于是,小韦在歧路远走越远,终于被雷主任如愿以偿地送进了少管所。作品采用倒叙手法,上来一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小妖怪那一伙被送到少管所去了!”先声夺人,欲罢不能,为人师表竟把弟子进牢房作为幸事来庆贺,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文字不动声色却活脱脱画出了儒门败类嘴脸。整篇文章,衔接无痕,一气呵成。推荐欣赏【编辑:海棠】【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100502927】
1 楼 文友: 2010-05-28 17:48:54 红销香断有谁怜?一个很沉重的故事。主人公的表弟是人们熟称的‘罗锅’和同为残疾人的哑女结为夫妇并生下小韦,一个大龄残疾人喜得贵子,欣喜之情可想而知,盲目溺爱致使小韦有了不少坏习气,古人云:子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掌管学生存留生杀大权的雷主任偏偏容不下他,恰逢女主人丢了钱,自然小韦是嫌犯,女主人放弃了收养,加之小韦父亲过世,形成了四面楚歌,男主人的声援和精力,财力都太过单薄,于是,小韦在歧路远走越远,终于被雷主任如愿以偿地送进了少管所。作品采用倒叙手法,上来一句:“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小妖怪那一伙被送到少管所去了!”先声夺人,欲罢不能,为人师表竟把弟子进牢房作为幸事来庆贺,其险恶用心昭然若揭。文字不动声色却活脱脱画出了儒门败类的嘴脸。整篇文章,衔接无痕,一气呵成。
2 楼 文友: 2010-05-28 19:05:58 也许是因为职业的缘故,月儿贤弟对少年和青年的教育颇多关注,常有精到篇什。此作关注少年命运,文法娴熟,可为一叹!
 楼 文友: 2010-05-28 20:11:17 小说描述了不同人物对待问题少年单小韦的不同态度,同时指出学校对孩子尤其是那些所谓的不良少年更应该加以好好引导,而不是推向社会了事。非常赞同文中的“我”对待单小韦的态度,也希望更多灵魂的工程师们能够从中得到启迪,真正起到教书育人的作用。不过个人觉得这故事配这题目有点不妥。个人之见,月儿老师勿怪。
4 楼 文友: 2010-05-28 20:11:24 谢谢海棠编辑精彩的点评!谢谢耕耘兄的鼓励!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5 楼 文友: 2010-05-28 20: 8:20 谢谢上官欢儿的点评!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6 楼 文友: 2010-05-28 22:12:46 与人为善的秦老师只凭一个人怎能抗得住这冷漠无情的现实呀!其实老师夫人的钱也未必真是单小韦拿的。思维惯性也能杀人啊!可惜这世道雷主任太多,秦老师太少,不多逼出些单小韦之类的边缘人才怪呢!赞美欣赏!
7 楼 文友: 2010-05-28 2 :09:05 谢谢晋忻李老师的点评!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
8 楼 文友: 2010-05-29 01:1 : 7 文章标题:红销香断有谁怜 作者:月儿常圆
读完《红销香断有谁怜》这篇文章,让我想起很多故事。文题似乎是与内容不符,但是细细品来,是用得多么的贴切。单小韦这个少年,他正是祖国的幼苗,父母的花朵,却因父母的溺爱,香损与童年,又因雷主任的歧视再度滑向断裂的边缘,最终把一个有望成材的好(红)孩子送进了劳教所。谁之过?发人深思。日正为是,人心就是红日,当人们都不能用平常的心,公正的看待人和事时,那么‘是’就不是 ‘是 ’了。单小韦周围就是缺少这用平常的心公正看待他的人,致使他红销香断,难道就真的无人可怜吗?全文文笔流畅,可读性强。拜读、欣赏、学习。向文中和现实中的秦老师问好!【评论员:华夏子民】 诗词小说创作
9 楼 文友: 2010-05-29 06:0 :41 这文字真的太沉重了,有人不仅仅是震撼,更多的是反思 中专语文老师,喜欢歌舞,迷恋写作,追求纯美事物.QQ号99 884000
10 楼 文友: 2010-05-29 08:41:19 谢谢华夏子民评论员和冰蝴蝶姐姐的点评!其实我在写小说时,就是想到像单小韦这样的人,之所以成为垃圾,正是因为家庭学校社会造成的,是值得大家反思的。 痴情于文学,向文友学习在纸媒及网络发表文章二百余万字给中风病人按摩
急性腹泻种类和原因
小孩眼睛红有眼屎
儿童中暑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