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绵阳资讯网 > 星座

狂武仙途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才的对决(上)

发布时间:2019-09-26 02:30:56

狂武仙途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才的对决(上)

城主府竞技场,看台座无虚席,过道拥堵不堪,看台后面的草地上也临时搭起木架,高度超越了看台最高处,居高临下,能清晰地看到竞技场中心的演武台,木架上是椅形横条,坐满了人。

木架后面是成排的大树,许多人爬上去,站在树枝上观看。

这些树木和草地平时都有园艺师打理,这会儿木架座位和树枝站位全都按人头收费,园艺师伙同城主府下人们趁机大捞一笔,脸上乐开了花。

今天的看客之多,足足比昨日多出好几倍

狂武仙途  第一百二十三章 天才的对决(上)

,而且人潮继续从外面涌来。

整个城主府都成了喧闹的海洋,人气达到了历史顶峰。

人们大都冲罗凌而来,欲一睹他的风采。

在城主辅助竞选之前,只有极少数人听说过,林家似乎从萨氓荒原招揽到一个武道、药道都颇具天赋的核心弟子,人们对他仅限于传闻,没有直观印象,但经过昨天的武道环节比试后,一个光彩夺目、堪称在苍雨城曜古烁今的绝世天骄横空出世!

苍雨城已经有太多年没出过天骄了,最近的一次是在七十年前,然而莫虚名却昙花一现,在啸天,渐渐在东苍郡籍籍无名,近乎是被遗忘、边缘化的偏远城市,却因罗凌的突然出现,必将成为啸天乃至于东域的聚焦点。

人们黯淡许久的自豪感顿时被激发了出来,犹如熊熊烈火,席卷苍雨城。

已经很遗憾地错过亲眼目睹这位妖孽奇才的武道表现,再也不愿错过今天的药道比试,全都争先恐后地赶来城主府竞技场。

罗凌悠闲自在地坐在林家选手席上,闭目假寐。

昨天,送走罗天虹三人后,他用郡主罗碧清送的灵药,炼制出一炉地级下品三灵宝体丹,服下之后,体内损伤痊愈,神魂力也恢复到巅峰状态。

以他目前的修为和神魂力,以及无与伦比的药道造诣,已经可以炼制地级下品丹药。

莫家选手席坐有三人,分别为玄级下品、中品和上品炼药师。

奇怪的是,南宫家选手席上只有古宁和一个长脸、白须、灰发老者。

古宁嘴角噙着一丝笑意,透出明显的自信,偶尔瞄向罗凌时,眼中隐隐掠过一抹阴翳。

他身边的灰发老者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眉宇间隐隐透出一丝傲然之意,跟古宁足足隔了好几张座位,双臂抱在胸前,目不斜视,似是凝视某处,又像在冥思。

这个时候,南宫丘壑突然起身,对坐在身边的郡使温纣拱了拱手,又对坐在两侧的大佬抱拳道:“郡使大人、诸位,在药道比试开始前,有件事我跟大家通禀一下。”

当所有人目光转向他的时候,又道:“经过昨日武道环节比试,罗凌惊才艳艳,堪称绝世天骄,替咱苍雨城挣足了颜面,为此我感到由衷地自豪。咱们苍雨城沉寂多年,如今总算扬眉吐气了一把,不容易啊!激动之余,我静静反思,三族城主竞选已经举行了很多次,规则大同小异,时至今日,陈旧凸显。很多年了,咱们苍雨城也该有地级下品炼药师了,这样才能与时俱进!所以我决定调整本次城主竞选规则,药道比试环节去掉玄级下品,增添地级下品比试,以期激励三族炼药师勇于攀登药道高峰。”

话音一落,主席台上的大佬们纷纷交头接耳,郡使温纣皱眉不语。

在场的人,只要不傻,都能看出南宫丘壑的如意算盘。

罗凌已经为林家在武道比试环节赢下六场,而南宫家只赢四场。按照原来的规则,罗凌将有很大把握赢得玄级下品比试,再为林家赢得两场,而南宫家即便赢得玄级中品和上品比试,获胜四场,顶多跟林家持平,最后城主宝座究竟花落谁家,还要由东苍郡王府定夺。

而根据调整后的规则,取消玄级下品,就意味着直接将罗凌排除在外。

古宁不到四十岁,能代表南宫家参加玄级中品和上品比试,灰发老者是南宫家请来不久、被雪藏的地级下品炼药师,而林、莫两家都没有地级下品炼药师,如此就能不战而胜。

这样一来,南宫家自忖有把握赢得全部炼药比试,连胜六场,加上武道四场共十场,大大领先于林家六场,从而保住城主宝座。

“握草!药道比试规则岂是说调整就能调整的?”

“坚决反对更改规则,必须要让罗少参加药道比试!”

“我顶你个肺呀,如果罗少不参加,还看个毛线!看你娘跳扭臀舞吗?”

看台上除了南宫家弟子,群情激愤,林家弟子尤其激烈,一片哗然。

他们都是冲着罗凌来的,想领略他的炼药风采,见识他的炼药天赋,岂甘心愿落空!

“南宫城主,你事先不跟咱们商量就擅自更改规则,太不把炼药师分会放眼里了吧?”

“竞选规则是咱们跟郡使大人一统商定出来的,绝不能随意更改!”

翟尧和唐林峰纷纷起身反对南宫丘壑。

此情此景,南宫丘壑早已预料,脸上不见丝毫慌张,稳稳地坐着,淡淡笑道:“二位莫要动怒,我现在还是苍雨城城主,掌有一票否决权和强制通过权,所以临时调整规则,也是在本城主权限范围内,任何人都不能干涉。”

“你……岂有此理!”

“你太无耻、太卑鄙了!特么地,为啥没早看清你这副丑陋嘴脸!”

翟尧和唐林峰气呼呼坐下,皆怒视着南宫丘壑,脸上彤云密布,心里却在替罗凌惋惜。

南宫丘壑没撒谎,他的确握有强制通过权,谁也奈何不得。

“南宫丘壑,你不要欺人太甚!即便你这次续任城主,没有我林家配合,你照样干不稳当!奉劝你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

林东浩心里那叫一个窝火呀,噌地起身,厉声警告。

莫家族长莫云飞也脸色铁青,一言不发。

南宫丘壑一概视而不见,脸不红心不跳,当真无耻到家。

郡使温纣抬头望了望瞭望塔,然后看向罗凌,目露异色。

他身后的余裴江心里要多爽就有多爽,心说罗凌呀罗凌,你现在连参加药道比试的资格都没了,看你怎么办?想必你现在一定很窝心、很愤懑吧?这就对了!嘿嘿……!

古宁也向罗凌投去戏谑、鄙夷的目光。

罗凌表情淡淡,似笑非笑地看着南宫丘壑。

“罗少,王爷让我问你,需不需要他出手?你若同意就点头,不同意便摇头。”

而就在这时,他耳里蓦然响起秦羽的声音。

这是地武境以上高手才能施展的隔空传音术,用真元将声音压缩成一条直线,送达传音对象。

罗凌笑了笑,直接摇头。

南宫丘壑再次起身,冲郡使温纣拱手道:“大人,药道比试是不是可以开始了?”

温纣没有理睬他,起身宣布药道比试开始。

第一场由古宁对阵莫家中品炼药师。

“且慢!”

罗凌突然起身,说道:“郡使大人,小子要代表林家参加玄级中品炼药师比试。”

郡使早就预估,笑道:“批准了。”

南宫丘壑一怔,倏然起身,说道:“罗凌不可能是玄级中品炼药师,根本没资格参加玄级中品比试。”

“谁告诉你罗凌不是玄级中品炼药师了?”

翟尧起身走到罗凌跟前,将一枚徽章佩戴在他胸前,然后朗声道:“本分会授予罗凌玄级中品徽章,从即刻起,正式成为本朝玄级中品炼药师!”

话虽如此,他心里还是替自己捏了把汗,如果罗凌炼不出玄级中品丹药,他将颜面扫地。要不是身边唐林峰使劲撺掇,他此刻还在犹豫不决。

哗……!

全场热情瞬间高涨,齐声欢呼。

“嗯……这都行?”

南宫丘壑皱了皱眉,很快又露出淡然,重新落座。

即便罗凌是玄级中品炼药师,也恐怕晋升不久,绝非古宁的对手,那还怕什么!

南宫丘壑和古宁都信心十足。

德阳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德阳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德阳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德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德阳治疗性功能障碍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