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绵阳资讯网 > 健康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一百章 一剑

发布时间:2019-09-24 15:06:53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一百章 一剑

青年手中的长剑化作一道剑光劈向王烈,就在距离王烈咽喉还有尺许的地方,一个声音响起:“住手!”

青年一愣,长剑停在半空,王烈一动不动,连搭在剑柄上的手都没有动,在那青年看来自然是他还来不及动作,他剑尖指着王烈只有一尺的距离,回头向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

只见一个人拨开围观的人群挤了进来,赫然是薛家大小姐薛冰。

“薛姑娘,原来是你啊,你稍等,待我打发了这个瞎子再来跟你叙话。”那青年说道。

“白奉先,这里不是你们福建,轮不到你一字慧剑门多管闲事!”薛冰怒斥道。

“薛姑娘,英雄大会虽然在你薛家庄举行,但不是你一家的事,我白某人既然来参加了,就不允许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来捣乱。”被薛冰唤作白奉先的青年冷哼一句说道,并不买薛冰的帐。

“没事,薛冰,让烈少教训教训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唐海一看到薛冰来了,就屁颠屁颠地凑过去陪着笑脸说道。

“薛姑娘,多谢仗义执言,我们两个事情还是我们自己解决吧,若是这位兄台赢了我,我自然没有颜面参加这英雄会。”王烈笑着说道。听到一字慧剑门王烈倒是心中一动,那不是所谓的剑身卓不凡出身的门派吗,原来这门派的人都是这么嚣张啊,难怪会被天山童姥灭门,一点不知道低调。

“你这话说的还像个男人,待会我会手下留情,不会伤到你的。”白奉先道。

“我们输了会走,那要是你输是不是也应该滚蛋呢?”唐海叫嚣道。

薛冰瞪了他一眼,怪他挑事,唐海缩了缩脑袋,不过眼睛还是盯着白奉先。

“哼,我会输?你在做梦吗?”白奉先鼻子出气说道。

王烈哑然失笑,这白奉先太自大了,不知道对手是谁就这么自信可不是什么好事,不知己不知彼简直就是个二愣子嘛。

“万一要是输了呢?”围观的人中也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嚷道。

“我若是输给这瞎子,我白奉先自然也不会踏进这英雄大会一步。”白奉先傲然地说道,他显然不会认为自己会输。

“废话少说,出手吧,站了这么久你不累我还累呢。”王烈说道。

“接招吧!”白奉先冷哼一声,停在空中的长剑陡然加速,唰唰几剑成井字形划向王烈,这一招要是落实,王烈的脖子四肢都会被削断。

王烈耳朵微动,嗤地一声轻响,一道闪电划过过,在场的人都没有看清发生了什么,就看到白奉先呆立当场,一动不敢动,豆大的汗滴从额头滴下。王烈右手握剑,剑尖刚刚好停在白奉先的咽喉上,剑锋的寒气都激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他的剑离王烈还有几寸的距离,不过这几寸的距离足够王烈将剑尖刺进他的喉咙,就算他一剑能削断王烈的左臂,他自己也难逃一死。

“你输了。”王烈还剑入鞘,淡然地说道,这么多人他也不怕白奉先不认输,况且他有足够的自信再次制服他。

白奉先颓然垂下双手,瞪着王烈,喝道:“你既然有如此武功,为什么要装瞎子!”

“我眼睛是看不到,这叫装瞎子吗?”王烈哑然失笑,本来还觉得这个人虽然自大一点,总体还算不错,现在看来是脑筋有点毛病。

“王烈,不要理他,跟我进来吧,我和我爹一直说想要感谢你呢。”薛冰不理白奉先,来到王烈面前说道。

“举手之劳罢了,少庄主多礼了。”王烈笑道,“王烈惭愧,最后还是没能帮到你们多少。”

“瞎子,我不服!我要再跟你打过!”白奉先在后面叫喊道。

薛冰美目煞气四泄,回头怒视白奉先,“王烈是我薛家庄的贵客,白奉先你若是再出言不逊,休怪我不客气!”

一字慧剑门和薛家庄向来交好,薛冰也很早就认识白奉先,不想他太难看,所以一直克制着,眼见白奉先不知进退,她也有些恼怒。

“就你的功夫,还是回家再练练去吧。”唐海嘲讽道。

王烈没再刺激他,这种小角色嘲笑他也没多大意思,战胜他一点挑战都没有,若是卓不凡那种练出了剑芒的人还有点意思,他摇摇头往薛家庄里面走去,唐海也羞羞白奉先跟着跑了进去。

白奉先满脸羞红,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天龙之我自逍遥  第一百章 一剑

,耳边还充满了围观人的议论声。

“刚才那一剑你看清了吗?太快了,这白奉先也算是一字慧剑门的精英,竟然不是那人一剑之敌,那人是谁?”

“我也没看清,太厉害了,没听说武林中有哪个眼盲的剑术高手啊。”

“说起来这白奉先武功也不弱,就算我跟他对敌也不敢说稳赢,这个盲人的剑术真是惊人啊,那一剑我也肯定接不下来。”一个本来颇有自信的人说道。

“武林果然是卧虎藏龙啊,这一趟来得不虚,这盲眼青年以前虽然没有名气,有如此武功恐怕很快就能成名,能见识到一个高手的崛起也是荣幸。”也有人如此说道。

白奉先没想到自己成了人的垫脚石,他本来还想在此英雄会上一举成名,此时又羞又怒,大吼一声,推开人群狂奔而去。

“哥,听说你今天挺威风啊。”王烈进到薛家庄内,一杯茶还没有喝完,王轻眉就溜进屋来凑到王烈跟前说道。

这段时间没人管她她是玩疯了,有薛雪这个同龄人陪着,而且薛雪的性格又柔,一切都以她这个客人为上,她干脆赖在薛家庄不走了。

“哥,你这么厉害的武功都不教我,教我的那什么分光捉影手根本就连小雪都打不过。”王轻眉嘟囔着抱怨道:“我要学这个一剑克敌的本事!”

“你还是凉快点呆着吧。”王烈无语地说道:“人家薛雪怎么也是从小练武,你这半路出家的又不好好练功就想着打败人家,做梦呢吧。我这一剑克敌的功夫,没个十年八年你别想练成。”

“那么久啊,那还是算了,到时候我都成老太婆了。”王轻眉撇撇嘴说道,“我跟你说啊,哥,这两天我见了那么多武林人士,原来故事里都是骗人的,什么武林侠少,一个个都是歪瓜裂枣的,武功又差劲,比你都差远了。”

“什么话,什么叫比我都差远了。”王烈哑然道:“那些人能跟哥哥我比吗,不是一个级数的好吧,你哥我怎么也是超一流高手,比相貌更是甩他们几条街好吧。”在王轻眉面前王烈也开始口无遮拦了。

“切!”王轻眉和唐海同时嘘道,还好薛冰出去招呼别人了,要不也得大跌眼镜,没想到王烈还有如此自恋的一面。

“对了,差点忘了,是小雪让我来接你过去的,好像有个大人物来了,请你过去相见。”王轻眉忽然拍了下脑门道。

崇左治疗白斑的医院
漯河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芜湖治疗早泄方法
济南艾玛妇产医院是哪级医院
哈尔滨欧亚男科医院收费贵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